新浪新闻客户端

为了委内瑞拉 伊朗油轮与美国军舰或在海上对峙

为了委内瑞拉 伊朗油轮与美国军舰或在海上对峙
2020年05月22日 08:13 澎湃新闻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0

  5月21日,一艘满载精炼油的油轮刚刚穿越直布罗陀海峡进入了大西洋。这艘名为“克拉福”号(Clavel)的油轮挂着伊朗国旗,一个多月前从波斯湾的班达尔阿巴斯港启程,绕行阿拉伯半岛途径苏伊士运河航行至此,预计将于6月2日抵达目的地——或为加勒比海南岸的委内瑞拉。

  伊朗与委内瑞拉已有几十年的深厚友谊,部分原因是两国与美国的敌对关系。面对美国的制裁,两国一直相互帮助维持彼此的贸易活动。然而,这种象征着“共同抵抗”的合作似乎充满危险。

  5月14日,美国威胁称将对伊朗运往委内瑞拉的油气燃料采取行动。此后有伊朗媒体报道,美国已在加勒比海提前部署了一支舰队,伊朗油轮可能会遭遇袭击。伊朗政府发言人阿里·拉比伊本周发出警告,若美国干预伊朗与委内瑞拉之间的贸易,伊朗会“保留所有选择”。

  20日,委内瑞拉军方表示,将在委海上专属经济区内护送伊朗油轮,并与伊朗国防部“保持密切联系”。

  人们不禁心生疑问:美伊之间的下一次冲突,会不会不在波斯湾,而是加勒比海?

  伊朗:美国,别做“加勒比海盗”!

  除了“克拉福”号之外,还有四艘悬挂伊朗国旗的油轮陆续从波斯湾驶出,它们均在阿巴斯港附近的一家汽油精炼厂装载了货物。据半岛电视台报道,包括“克拉福”号在内的五艘油轮容量约为17.5万吨,装载的精炼油价值至少4550万美元。

  据中东新闻网站“Al-Monitor”5月18日报道,这些从伊朗驶出的油轮刻意模糊了其行程目的地。“克拉福”号5月12日先是将目的地设为委内瑞拉首都加拉加斯,随后改为了“待指令”。另一艘名为“福雷斯特”号(Forest)的油轮5月14日将其目的地设为“南美,待指令”。

  Marine Traffic显示“克拉福”号5月21日刚刚穿过直布罗陀海峡向西行驶,目的地“待指令”

  海上石油贸易信息专业网站TankerTrackers.com首先报告了上述油轮可能正前往委内瑞拉,随后多家媒体根据船舶实时跟踪系统的数据也得出了同样结论。根据在线船舶追踪系统Marine Traffic的实时监控,五艘油轮全部向西驶向美洲。第一艘油轮“财富”号将于5月25日抵达委内瑞拉海岸,其余油轮将在五月底至六月初陆续到达目的地。这一不寻常的轨迹立刻引起国际关注。

  5月14日,美国白宫高级官员表示,美国密切关注伊朗油轮的动向,正在考虑对伊朗向委内瑞拉运送的燃料采取措施。5月16日,伊朗半官方媒体法尔斯通讯社报道称其收到消息,四艘美国海军军舰已经部署在加勒比海,“可能与伊朗油轮对峙”。

  此后,伊朗方面对美国的指责升级。17日,伊朗外交部召唤了代表美国在德黑兰利益的瑞士大使,要求其向美国传达伊朗的“严重警告”,对伊朗油轮任何的潜在威胁都将会得到“迅速而果断的回应”。同日,伊朗外长扎里夫致信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谴责美国在加勒比海地区部署海军军舰干预伊朗向委内瑞拉输送燃料。扎里夫称,美国所作所为是“海盗行径”,警告美国“将会为一切后果负责”。

  据半岛电视台报道,目前尚不清楚美国会对上述油轮采取何种措施。然而就在5月14日,美国财政部、国务院和海岸警卫队突然发布联合公告,警告称包括伊朗在内的一些国家采取了非法运输和规避制裁的特殊手段进行贸易。该公告重申了此前的主张,警告与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进行重大交易、运输或销售石油的行为都将面临制裁。

  《华盛顿邮报》20日援引美国官员的话称,特朗普政府正在权衡对伊朗采取新的制裁措施,还可能通过美国诉讼程序没收伊朗的油轮。美国官员称,美军驱逐舰上的三分时时彩人员理论上可以登上伊朗船只进行检查。知情人士称,还有另外一些美国官员呼吁保持克制,认为只有伊朗向委内瑞拉运油成为常态后美国才可介入。

  这已非伊朗首次冒险向其他被制裁的国家运油。去年7月,直布罗陀当局以涉嫌违反欧盟制裁向叙利亚输送石油为由,在直布罗陀海峡扣押了名为“格蕾丝一号”的伊朗油轮。同年8月,美国司法部提出申请由美方继续扣押油轮,但直布罗陀法院最终作出了释放油轮的裁决。“格蕾丝一号”获释后更换了油轮代号,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推特上公开称收到情报部门消息,这艘油轮还是不顾警告前往了叙利亚塔尔图斯港。

  同病相怜,守望相助

  就在美国摆出威胁姿态后不久,委内瑞拉方面也开始发声,默认了媒体报道的真实性。

  5月20日,委内瑞拉国防部长弗拉基米尔·帕德里诺表示,委内瑞拉军方将以飞机和船只同时护送伊朗油轮进入委内瑞拉专属经济区。帕德里诺在接受委内瑞拉国家电视台采访时感谢了“伊朗人民的团结与合作”,还表示已经与伊朗国防部长哈塔米“保持密切联系”。

  委内瑞拉与伊朗的友谊由来已久。1999年查韦斯担任委内瑞拉总统期间,与伊朗政府建立了牢固的贸易和外交关系。查韦斯公开支持伊朗强硬派总统内贾德的核计划,2007年,他与内贾德共同宣布建立反对“美国帝国主义”的“统一轴心”。查韦斯死后,继任者马杜罗延续了与伊朗的传统友谊,时常可以看到同被美国制裁的两个国家相互“帮腔”,贸易合作更是“共同抵抗”的象征。美国官员表示,美方“高度确定”马杜罗一直在向伊朗支付大量黄金以获取燃料。

  沙特媒体“阿拉伯新闻”分析指出,伊朗对委内瑞拉的支持凸显了制裁作为美国外交政策工具的局限性。被制裁了数十年,伊朗得以全面发展自己的炼油业,自行生产炼油设备和规模巨大的汽车燃料。

  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全球需求萎缩,伊朗大部分的石油都未能售出,迫切需要收入。根据开普勒油轮追踪系统的数据,2月伊朗的原油出口已经下降至每日25万桶,而在美国2018年对伊朗重启制裁之前,出口额约为250万桶。

  因此,与委内瑞拉的贸易成了伊朗化解自身经济困境的手段。据“阿拉伯新闻”上周报道,受美国制裁的伊朗马汉航空仅在4月最后一周就多次飞往委内瑞拉。美国媒体报道称,伊朗向委内瑞拉提供了汽油添加剂、零件和技术人员,获得了9吨金条作为回报。

  相比之下,同为欧佩克成员国的委内瑞拉虽然坐拥全世界最大的原油储量,但由于多年管理不善,已没有能够正常运转的炼油设备。据路透社报道,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的炼油厂网络每日能够生产130万桶燃料。但是根据该石油公司的一份内部文件,由于投资不足,设备缺乏维护,这些炼油厂今年3月的处理量仅为每日101000桶,生产量仅为每日7000桶。

  近年来,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已经开始接受燃料进口作为原油出口的付款。但是,由于特朗普政府2019年1月将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列为制裁对象,一些主要的美国合作伙伴与其中断了关系。不仅如此,华盛顿还向西班牙的Repsol、意大利的Eni和印度的Reliance等委内瑞拉其他的贸易伙伴施加压力,要求其不得向委内瑞拉提供汽油,只能运输柴油。

  由于美国对供应商的压力,委内瑞拉的汽油短缺在最近几个月更为严重。首都加拉加斯的加油站门前排起了长队,人人渴望能买到油。汽油短缺已经严重阻碍了食物供应,疫情期间医生也无法到达医院。无论油从哪里来,委内瑞拉的民众已经等不及了。

  委内瑞拉政治风险及石油贸易咨询师胡斯·查尔胡布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委内瑞拉常常停电,当地民众依靠发电机来发电,但发电机需要燃料。司机常常会在车里坐好几天才能等到购买汽油的机会。手里有美元的人则在黑市上购买来自邻国哥伦比亚的油,但因为通货膨胀,成本高昂。

  “我不在乎汽油是否来自伊朗,只要我能用上。”35岁的委内瑞拉经济学家卡门·里维罗说道,“没有汽油,就无法运输粮食,人们也无法工作。”

委内瑞拉伊朗
新浪新闻公众号
新浪三分时时彩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三分时时彩官方微信(sinamilnews)

新浪三分时时彩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520066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